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你来我往 各有应对

    半夜。

    月在天。

    星压满船,摇曳生姿。

    金灿灿的光晕,仿佛随时都要溢出来,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周如华负手而立,身上是紫青氤氲,上下相连,似是宝幢华盖,他睥睨四下,惟我独尊。

    是的,就是惟我独尊。

    光彩照人,无与伦比。

    这一刻,即使是古春秋自己,陡然间见到自家师兄露出的无上锋芒,都有点目眩神迷,然后是心里的自愧不如。

    这样的风采,是他自己无法比拟的。

    好一会,古春秋吐出一口浊气,灵台之中,有丝丝缕缕的智慧之光乍现,宛若灯火,熠熠生辉,将负面情绪散去。

    原因很简单,古春秋知道,自家师兄这样锋芒毕露光彩照人,不是为了震慑自己,而是要告诉即将上门的恶人。

    即使是你再是天之骄子,即使是你在东荒风生水起,但在我的面前,就会暗淡无光!

    是龙也得给我卧着!

    古春秋读懂了自家师兄的心思,于是笑了笑,打出一道阳和之风,吹到还在懵懂的道童身上,看小家伙打了个激灵醒过来,吩咐道,“你直接引太冥宫的客人来此就行。”

    “是。”

    道童抱着拂尘,小身子一跳,重新上了鹤背,大鹤发出一声清啸,倏尔腾起祥云,上了极天,向门外而去。

    周如华目送道童离开,然后转头看向古春秋,笑道,“师弟啊,你只打发一个道童去迎接太冥宫的人,可是会让人家挑理的。”

    古春秋扶正道冠,青气氤氲,宛若宝伞,徐徐张开,慢条斯理地道,“太冥宫在我们的地盘还搞小动作,兴风作浪什么的,真是胆大妄为。我们没给他们一个闭门羹就是看在玄门同道的份上了,何必给他们好脸色?”

    “哈哈,”

    周如华大笑,身上有金灿灿的光,如同大日降临,道,“正合我意,我们兄弟就给这群上门的恶客们一个下马威吧。”

    且说山门外。

    松柏成行,绿水绕树。

    三五只小鹿悠闲地饮着水,毛发鲜亮,非常可爱。

    陈岩坐在玉辇中,目光炯炯,堪然有神。

    他稳稳而坐,正看着前面的气象,真的是如同龙腾凤舞,森然万象,不可描述。

    于是陈岩笑着对沈复道,“难怪太虚千幻道有自信召集玄门同道,很有气象。”

    沈复言简意赅地回答,最近他见了不少玄门同道,心里暗自惊讶,因为见到的都是大有名气之辈,可想而知,各大门派或者势力对三十三天的重视。

    虽然限于天庭的管辖,无法派遣出过于强大之辈,但各大门派或者势力只要有余力的,都是派出了精兵强将,誓必要在这一纪元中占据风头。

    正在此时,半天中祥云一开,童子乘着仙鹤探出云头,头梳冲天髻,小眼睛小鼻子,脆生生地道,“诸位太冥宫的贵客,请随我来,我家老爷在鼎月湖等待诸位。”

    “嗯?”

    还没等陈岩说话,沈复双眉一挑,如刀出鞘,有一种锋锐,眸子变得灿白一片,照彻四方,道,“太虚千幻道好大的架子,居然连一个重分量的人都不肯出来迎接,只让一个小道童来通知一声?”

    他真的是发怒了,因为即使是陈岩没有显现出天仙的姿态,但代表太冥宫前来,太虚千幻道何德何能,敢这么对待?

    真真是欺人太甚,岂有此理!

    沈复在幽云罗域占据高位,已经养出了威严的气势,只是在陈岩面前下意识地隐藏,这一发怒,一下子爆发出来,非常吓人。

    骑鹤童子就吓了一跳,小身子瑟瑟发抖。

    “哈哈,”

    陈岩目光一转,自然而然生出一种春风化细雨之意,将骑鹤童子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他倒是看得明白,对沈复道,“周如华当我们是恶客登门啊,当然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能够让一个童子出来通知就不错了。”

    陈岩神情平静,大袖摇摆,道,“我们在人家的眼里是恶客啊。”

    “这个,”

    沈复念头一转,明白过来,若有所思。

    最近几天,他可是和陈岩一起,四下走动,和玄门各派或者其他势力接触,商量天庭之事。

    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动作不小。

    而他们做的事,有意无意间就破坏了太虚千幻道的不少布置。

    太虚千幻道作为地主,虽然不明白他们和其他门派接触的具体内容,但毫无疑问,也明白太冥宫在其中的兴风作浪。

    现在他们太冥宫上门了,太虚千幻道就给个下马威,告诉他们,我们很不高兴!

    很不高兴,你们看着办!

    沈复想到这,看向陈岩,问道,“我们怎么办?”

    “人家摆下鸿门宴,我们就去好好看一看。”

    陈岩并不在意,用手扶正道冠,剑眉之下的眸子变得深沉,声音不紧不慢道,“他们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我们就给他们一个惊喜。”

    陈岩吩咐道童一声,道,“童子,你头前带路。”

    道童刚才被沈复突然发怒吓了一跳,现在也不敢多说,乖乖地上了鹤背,双翅一展,上了高空,向大湖方向行去。

    “我们也去吧。”

    陈岩用手一点,所坐的玉辇之下,浮现出朵朵祥云,往上一托,拔地而起,稳稳当当,紫青环绕。

    万万千千的玄音符文化为实质,叮叮当当的。

    声音刚开始之时,还是微不可闻,须臾后,像是夜间细雨打着芭蕉叶,飒飒有音,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像是漫天的金鼓碰撞,

    金鼓碰撞,轰响天际,声势浩大。

    沈复站在玉辇之前,上面是华盖青青,照影他的眉宇,他看着陈岩逐渐拔高的气势,稍一惊讶,就反应过来,恐怕这就是陈岩所说的给太虚千幻道的惊喜了。

    这个惊喜,确实是个惊喜,来势汹汹啊。

    陈岩坐在玉辇上,已经遥遥地看到了森淼的湖光,他深吸一口气,庆云一转,浩瀚无限的法力如同崩塌的江河一样,轰然而下!

    周如华和古春秋立在舟头,正在说话。

    古春秋抬头看着祥云阵阵,先是听到清亮的鹤唳,道,“太冥宫的人应该快到了。”

    “嗯。”

    周如华刚要说话,蓦地有了感应,脸色有了变化。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