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先天不足后天补之

    正是辰时。

    幽雅天地,氤氲霜白。

    老松盘郁夭矫之姿态,虬枝似铁,铮铮有龙鳞,似跃然而起,直上九天揽日月。

    再仔细看,松叶细细,摇曳星辰之光。

    每一个刹那,都有生灭之力,层层叠叠,变化万千。

    在生灭之中,自自然然凝成禁锢遮蔽的力量,让本来就混乱的天机彻底成了乱麻,根本让人看不清楚。

    在这样的局面下,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金仙道祖观望之下,都难以发现虚实。

    四位帝君稳稳当当地坐在遮天蔽日的奇松之下,都是顶门上有庆云半亩,上面金灯璎珞,垂光凝辉,响之不绝。

    在他们的中央,横有一件青玉宝壶。

    天光照下,可以看到,壶盖幽深,在其上,无论是孔,纽,座,盖,等等等等,都镌刻细腻光滑的篆文,浩瀚若星空般复杂。

    壶身则是晶莹如玉,不染一尘,大大的肚子,似乎能够囊括乾坤。

    壶里乾坤大,正是最真实的写照。

    在四位帝君的眼中,这个宝壶并不是静止不动的,它滴溜溜乱转,自壶口不断地吞吐出紫青祥瑞之气,弥漫在天庭的任何角落,时时刻刻都在淬炼,炼化,转化,提纯。

    天庭有了宝壶,像是人有了主心骨,不再三心二意,有了一种难言的沉稳大气。

    东玄妙法帝君身子周匝是玄妙的文字,骨态清奇,天然飘逸,蔚然正宗,古朴幽深,交织出麒麟,凤凰,天龙,玄龟,白鹤,等等等等,都是祥瑞之相,他手中如握如椽大笔,看着宝壶,声音中有淡淡的喜悦,道,“此宝一成,天庭才是我们的天庭啊。”

    南天混元帝君头戴九云映日宝冠,身披玄黄鸿蒙仙衣,上面绣着道德文章,讲述开天辟地之道,他眉宇间有光彩凝聚,宛若宝珠一枚,悬于时空,照见万物。

    这位帝君微微颔首,宝珠之中,照出天庭不少的地方,在那里,或是有的人,或是有的物,在上面,浮现出以前没有发现的因果痕迹。

    这样的因果痕迹,现在还在隐藏,但只要爆发出来,绝对令人防不胜防。

    好一会,南天混元帝君才缓缓开口,声音铿锵有力,道,“此宝一成,洗涤天庭之污垢,让我们尽可能地看清楚了玄门仙道当年的丑恶嘴脸,他们真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布置了这么多的后手,用心之险恶,溢于言表。”

    青衣帝君同样看在眼中,他手中的钓竿伸出,长长的线儿晃动,鱼钩上似乎能够钓出所有的阴谋诡计,险恶用心,慢条斯理说话,道,“幸好我们趁着这个时候祭炼重宝成功,进一步提高了我们帝君的权限,能够洞察秋明。这样的后手,隐在暗处,我们一无所知的话,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但我们知道了,就可以慢慢清除。”

    “镇运重宝一成,还斩断了不少原来古天庭的因果。”

    南天混元帝君身后有梅花鹿,似是非常欢快,脖颈上的紫铃铛叮当作响,发出清脆的声音,道,“新的纪元,新的篇章。”

    “嗯?”

    三位帝君少见地踌躇满志,他们早对天庭的先天不足不满了,现在趁着天时地利人和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弥补,雄心壮志在心头,可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值日帝君一直是沉默寡言,而且还眉头皱起,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青衣帝君直接开口问道,“道兄,可有事?”

    “这个,”

    值日帝君犹豫了下,组织语言道,“我前段时间见我们的东御中有点不太对,但现在来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

    “紫阳?”

    东玄妙法帝君目光炯炯,背后有画卷展开,里面有河图洛书之相,层叠沉浮,道,“他有什么不妥?”

    其他两位帝君也同时看向值日帝君,在众人之中,值日帝君是何紫阳打交道最多的,也是最了解的。

    “不太好说。”

    值日帝君这样的人物,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当然不会乱说,他想了想,开口道,“诸位稍等,且容我去亲自探一探虚实。”

    话音一落,只见祥云阵阵,紫气层层,凝若华盖宝幢,曲柄在下,镌刻日月星辰,浩瀚伟岸,值日帝君自空间中消失。

    下一刻,这位帝君就来到了园中。

    松石阴翳,竹叶摇摇。

    池水粼粼有光,霞气升腾。

    静幽,自然,安宁。

    值日帝君一到,就看到金灿灿的光晕涌入眼底,然后清清亮亮的声音响起,道,“帝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紫阳道友客气了。”

    值日帝君冕冠垂下,珠帘叮当作响,他一双眸子深沉如水,暗自打量着眼前的紫阳,确实是和记忆中的气息一样。

    “令来。”

    值日帝君念头一起,调动天庭中新生成的天罗地网,上面上有无形的光波扫过,落到紫阳所在。

    这样无声无息的动作,在以前是肯定无法做的,但现在有了镇运重宝后,天庭帝君的权限水涨船高,就可以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抽丝剥茧,不放过任何。

    紫阳仿佛根本没有察觉一样,声音自金色光轮中透出,带着一种喜悦道,“刚才见天庭中有异象升腾,可是有镇运重宝化形之故?”

    “不错。”

    值日帝君暗自观察,一边随口回答。

    “四位帝君真是雄才大略啊。”

    紫阳今日的话有点多,声音清清如玉,道,“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凝练出自己的镇运重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肯定很快就会震惊诸天万界。”

    紫阳的话语不停,道,“到时候,恐怕没人会再小看我们天庭,认为我们天庭是先天不足。”

    他的话,铿锵有力,非常振奋人心,听起来,很令人满意。

    “话有点多。”

    值日帝君皱了皱眉头,他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发现不妥,只能够压下诸多的念头,笑了笑,道,“是啊,是天庭的大好事。这个时候,我们得同心协力,让天庭更上一步,不能够有差池啊。”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