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世间千千万万 天庭是是非非

    园中。

    松柏阴翳,翠竹盖云。

    稀稀疏疏的天光照下来,弥漫在薄叶疏枝之间,积累了厚厚一层。

    踩在上面,像是能够发出实质一样的沙沙声音。

    再仔细看,晶玉雕花长案上放置有佳肴美味,灵酒珍果,闻一闻,就令人口舌生津。

    飞云却是食之无味,哀叹连连,对太阳神君抱怨道,“兄弟我最近是苦啊,阁主最近是一脑门子的怒火,可是在外面还不好表现出来,我就成了出气筒了。”

    飞云抓住金樽,痛饮了一大杯,满脸的倒霉相,道,“你是不知道,最近几天我已经被阁主训斥了不下十次了,莫名其妙就挨训。”

    “池鱼之殃,池鱼之殃啊。”

    飞云摇头摆尾,唉声叹气。

    太阳神君稳稳当当坐在云榻上,双眸如火,身后绿荫浓处,隐听鹤唳,对飞云的处境,他只能够表示爱莫能助。

    “不过,”

    太阳神君笑了笑,衣袂飒飒,有风雷之音,道,“飞云,现在这个情况的可不只是你一个,我想你现在走出去,会轻而易举地找到不少知音的。”

    “这个,”

    飞云听完,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确实如此啊。

    这次紫阳上位东御中,郁闷的可不只是自家的阁主老师,其他原本有力的竞争者肯定也是有苦说不出。

    要知道,盯着东御中这个位高权重的职位的人可不少,而都是天庭一等一的强力人物。

    “真是不知道为何紫阳大人就任了东御中,”

    飞云嘟囔了一句,身侧有泉眼汩汩,水自底部凸起,串串如珠,叮当作响,让他的声音都染上少许冷意,“真是没想到,这是真正的天外飞仙啊。”

    太阳神君晃着手中的酒盅,幽绿如玉的酒水在其中激荡,冷光森森,他慢悠悠地道,“我听过传闻,是四位帝君提议让紫阳大人担任东御中。”

    “再说了。”

    太阳神君抿了口灵酒,品着齿间的酒香,笑道,“以紫阳大人的实力,威望,还有手段,他要出任东御中,谁能与之竞争?”

    “正是这样,才更加郁闷,因为所有的竞争者都知道自己是真正不如人。”

    飞云对这个有很深的理解,他瞪大眼睛,看着太阳神君,道,“要是换一个不能服众的,阁主他们哪里有空郁闷,肯定是早闹起来,讨个公道了。”

    “说的也是。”

    太阳神君点点头,明知道技不如人才让人郁闷。

    只是对于为何帝君突然让紫阳担任东御中一事,他也是纳闷。

    要知道,太阳神君和太白金星走的很近,对方可是值日帝君的亲信,以前透露的情况来看,紫阳退位后可是要闲置的。

    这变化真是出人意料。

    只能说,天庭高层的变动,不置身其中,永远都是雾里看花。

    很快,两人酒足饭饱。

    道童撤去席面,奉上香茗。

    飞云懒洋洋地倚在雕龙大木榻上,俯视四下,见晶花腾空,随风而舞,眼睛眯成一条线,身子软的像没了骨头似的,开口问道,“现在我是吃好喝好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一说吧。”

    “你这个家伙,”

    飞云看得很透彻的样子,道,“从来都是无事不献殷勤,今天这么招待我,肯定有事。”

    “哈哈,我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市侩。”

    太阳神君大笑了几声,不过他看着对面飞云满脸不相信的神情,咳嗽一下,还是道,“只是一段时间没见,就找你聚一聚,顺便让你帮个小忙。”

    飞云没有说话,只是斜着眼,脸上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神情。

    太阳神君对飞云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你和寒月宫广寒宫等等等等月字部的势力交好,有空要帮我穿针引线一下。”

    “月字部,”

    飞云听了,先是一惊,然后坐直身子,面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变得郑重,道,“你老老实实经营你的地盘就行了,这么着急就伸手到月字部?”

    “我可告诉你。”

    对于自己的老朋友,飞云当然是知无不言,道,“你别看月字部不显山不露水的,完全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里面的不少女仙可是和很多强大非常的人物有瓜葛,水深的很。”

    太阳神君笑了笑,俊美的容颜在天光下有一种完美,他白玉般的手掌摩挲着茶盅上的花纹,不疾不徐地道,“飞云,你想多了,我现在连天仙都不是,怎么会有伸手到月字部的野心?我现在的举动,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太阳神君转动着茶盅,继续说话,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数,不会自不量力。”

    “你知道就好。”

    飞云深深地盯了太阳神君一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又恢复了原本懒洋洋,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样子。

    他是真不希望自己的老朋友在骤然得意之后,极度膨胀,然后自不量力地想去掌握月字部。

    作为和月字部走的很近的人,他是深深知道这群女仙们的不好惹,或许更为准确的说,月字部的女仙们确实是飘然出尘遗世独立,不愿意过问事情,很多时候与世无争,就是吃点小亏也不在意,主动退让。

    但是这群女仙不少都和真正的了不得的人物有瓜葛,有的深,有的浅,英雄爱美人的故事,可都是有现实依据的。

    女仙们好说话,可和她们有渊源的男人们可不好说话。

    “这样吧,”

    飞云躺在木榻上,懒洋洋的,像是提不起精神,他开口道,“待我躲过阁主的几天霉头,我就帮你联系。”

    “那就再好不过了。”

    太阳神君面带笑容,目光幽深。

    实际上,他想做的当然不是只接触接触,而是有自己的考量。

    毕竟天庭的改革中,日月部的的地位急剧上升,现在是天庭最火热的之一,要是自己不能有半点的建树,不仅是手下的人不答应,而且其他虎视眈眈者恐怕也会有心思。

    在天庭,任何一个火热的职位都是不那么容易坐稳的,竞争者无数。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