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天上掉馅饼

    紫阳用手一招。

    青气东来,氤氲层叠,往下一落,在湖面上凭空起了一个楼台。

    周匝临水,石满藤萝,郁郁青青。

    还有莲花朵朵,交相盛开,上面托举宝灯,熠熠生辉。

    做完这个,紫阳浸在宝轮中,赤金凝光,冉冉上了楼台,道,“湖面开阔,四面来凤,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古元道友还请移步此间吧。”

    “不敢。”

    常胜古元天王整理了下衣冠,领着道童玉女,稳稳地上了楼阁,看着绿叶,石痕,鸟啼,花落,完完整整,真真实实,不由得赞叹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帝君人物,这一手尺寸造化用的真是如火纯情,是自己比不上的。

    常胜古元天王敛去心思,然后开口道,“尊下虽然刚刚卸下帝君之位,但论起在天庭的威望和地位,远远在我古元之上,要是称呼道友,就是我太厚脸皮了,还是得称呼一声前辈。”

    前辈这个词,要比大人弱上不少,但也是表现出相应的尊敬,而常胜古元天王身为天仙,还是值日帝君最信任之人,能够表现出如此的尊敬已经算是难得。

    紫阳对如何称呼并不在意,只是翩然落座。

    风飒飒吹来,阁楼在水中央。

    宛若明珠一枚,不染尘埃。

    好一会,紫阳开口道,“古元道友你此次来这里是所为何事?”

    “前辈,”

    常胜古元天王从从容容一展袖,自身后道童的玉盒中取出敕令,倏尔打开,上面是金灿灿的文字,犹如日月,还有四位帝君的手印,更是浩瀚似星空,包罗万象,宛若一个个完整的世界。

    常胜古元天王手托敕令,熠熠生光,开口道,“天庭的东御中一位久久悬而未决,各方争来争去,没有结论。现在紫阳前辈退下帝君之位,无论是资历,威望,还是实力都是东御中的不二人选,四位帝君都亲自签下敕令,希望前辈能够继续在天庭担当重任。”

    “东御中,”

    紫阳当然知道这个位高权重的职位,要是自己能够拿到,不仅是可以让自己一系的势力不会受到冲击,还能够继续发展,只是天上降下馅饼,未尝是好事啊。

    于是他想了想,推辞道,“多谢四位帝君的看重,只是我紫阳向来闲云野鹤惯了,这个职位恐怕难以胜任。”

    “紫阳前辈说笑了。”

    常胜古元天王一笑,稳稳当当,八风不动,道,“前辈连帝君都能当得,东御中虽然位置重要,但岂能和帝君相比?实际上,让前辈就任东御中都是屈尊了。”

    常胜古元天王侃侃而谈,神情诚恳,道,“四位帝君都说了,现在正值天庭紧要时候,需要我们全力以赴才能够把握机会,这个关头,像是紫阳前辈这样的人物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啊。”

    常胜古元天王话语不停,继续说话,道,“四位帝君也知道前辈喜好安静,只是天庭自建立以来,第一次成为纪元中心,机会难得,紫阳前辈就任东御中一职,上可辅佐帝君,下能监视群仙,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是最合适的人选。”

    “还有一事得告诉紫阳前辈。”

    常胜古元天王正襟危坐,开口道,“听说四位帝君有意将东御中的职位给前辈,其他原本的竞争者都纷纷退去,赞同帝君的决断。”

    常胜古元天王目光炯炯,眸有金光,郑重地道,“四位帝君大人认可,下面众仙敬服,前辈是众望所归啊,还望不要推脱。”

    “这样啊,”

    光晕中的紫阳看着金灿灿的敕令,上面的花纹有着神秘的纹理,浩浩荡荡的气机氤氲,带着一种坚决,一种难以阻挡,一种言出法随。

    四位帝君亲自签下,有天庭的意志在其中。

    “看来是不接不行了。”

    紫阳心中叹息一声,话语中却是平平静静,道,“既然四位帝君如此看重,我也只能接下了。”

    “那真是太好了。”

    常胜古元天王手一挥,身后的道童向前,手中捧着盒子,打开之后,里面盛放着宝印,衣冠,法剑,印信,等等等等,都是东御中的信物。

    常胜古元天王见紫阳收下后,笑容满面,道,“有紫阳前辈坐镇东御中之位,四位帝君都放心了,我等做事之人也是信心满满。”

    常胜古元天王虽然是天仙,但在天庭中做事,好话信手捏来,毫不费力。

    紫阳只是静静地听,他想了一会,问道,“古元道友,不知道是哪一位帝君最先提议我担任东御中一职?”

    常胜古元天王知道,这个答案即使自己不说,对方也会很快打听出来,于是痛痛快快回答道,“是值日帝君。”

    “值日帝君,”

    紫阳沉吟了下,没有说话。

    常胜古元天王坐了一会,然后道,“紫阳前辈,天庭现在是千头万绪,我们很多都是忙的焦头烂额,希望前辈能够尽快就任,稳一稳我们主心骨。”

    “好。”

    紫阳既然已经接下了东御中,对这个当然不会推辞,道,“多则半个月,少则十天,等我将琐事处理好,就去上任。”

    “那就最好不过了。”

    常胜古元天王笑容满面,站起身,行了一礼,道,“既然如此,那紫阳前辈,我就先告辞了。”

    “六记,”

    紫阳点点头,吩咐身前的道童一声,道,“你代我送一送古元道友。”

    “是。”

    道童答应一声,怀抱拂尘,上前一步,对常胜古元天王道,“上真,请。”

    “紫阳前辈,晚辈告辞。”

    常胜古元天王点点头,跟着道童,很快就下了山,回转复命去了。

    山顶,安静下来。

    潋滟的湖光影动,像是金龙在起舞。

    “东御中,”

    紫阳看着令符,心中有少许怀疑,这真是个位高权重的职位,自己坐上之后,还可以让自己天庭的权限更上一层,可以稳稳当当坐稳帝君之下最为顶尖的存在。

    只是天上掉馅饼,完全没有道理。

    天庭的那四个家伙,更不是省油的灯。

    “值日帝君,”

    紫阳想到是那个家伙的提议,更是有不好的感觉,莫非是他察觉了什么?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