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刑不上士大夫

    御花园中。

    松柏翠竹,郁郁青青。

    和天上的星光交织,凝成参差的图案,落在林前。

    值日帝君从容起身,大袖摇摆,来到假山前,霜白的石壁上上悬藤萝,绿云冉冉,下临深潭,潭水幽碧,深不见底,像是镜面一样。

    水光照在值日帝君的冕冠下,风一吹,叮叮当当,他的声音听上去轻描淡写,道,“紫阳道友虽然不能够胜任帝君之位,但是以他的实力和威望,做一个东御中还是可以的。”

    “东御中,”

    常胜古元天王一听,眉头皱成疙瘩,很是不解。

    东御中,可不是一个清闲清贵的职务,而是天庭中响当当的实权,位高而权重。

    自从上一任东御中辞去职位后,这个位置久久悬而危及,就是因为太过重要,各位帝君都想为自己人争夺,互不相让,才迟迟没有决断的。

    只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东御中这个位置的至关重要,连帝君都要下场争夺。

    这样位高权重的职位,怎么会交给紫阳?

    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常胜古元天王不明白,就立刻问,道,“要交东御中交给紫阳,是何缘故?”

    “大人,”

    常胜古元天王背后石骨嶙峋,如同笔架,上有星光横斜,破碎如琼玉,摇摇荡荡,让他的眉宇间一片沉凝,道,“不少的道友对这个位置可是很有执念。”

    “我知道。”

    值日帝君站在深潭前,古潭幽幽,斜影沉浮,莹莹上下,道,“我将东御中这个职位给紫阳道友,有自己的考虑啊。”

    常胜古元天王没有说话,只是坐直身子,看样子就是要洗耳恭听了。

    要是一般人,值日帝君当然不会多说,自己的决断,你执行就行了,有什么资格质疑,不过常胜古元天王是真正的自己人,当然待遇不一样。

    值日帝君稍一沉吟,就开口道,“原先在万仙大会之前,我们商量,给紫阳道友一个闲散而清贵的职位,现在看来是不合适的。”

    值日帝君衣袂摇摆,有风雷之音,道,“万仙大会能够让紫阳退位,对于天庭大局是好的,毕竟他的立场有问题。”

    “只是我和其他帝君没有想到,这样的退位还引发了一点不应该有的负面影响。”

    值日帝君的面容如铁,声音铿锵有力,带着杀伐之气,道,“以前帝君和天庭同在,亘古永存,现在紫阳退位了,不可避免地让帝君亘古不变和天庭共存的真理受到冲击,我听说有人可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还大叫要风水刘轮转,帝君也可以轮流做。这样不该有的念头,却出现了。”

    值日帝君眸子中射出两道精光,像是日月,能够洞彻时空,道,“帝君的威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啊,这个时候,要是让刚刚从帝君之位上退下的紫阳去就任一个闲散职位,你说天庭众仙会有什么反应?”

    “这个,”

    常胜古元天王不是帝君,没有那种感同身受,现在听到值日帝君的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然后若有所思。

    确实是如此,紫阳的退位,虽然对于天庭的大局确实是很好,但对于帝君本身是有冲击的。

    而要是退位的帝君紫阳真的去担任一个不重要的职位,那就是进一步地冲击了帝君的威严啊。

    世俗之中,为何会有刑不上士大夫这样的潜规则?很大程度上就是维护士大夫这个统治阶级的权威和高高在上。

    “这样说以前我们的考虑确实欠妥。”

    常胜古元天王点点头,表示赞同,值日帝君是帝君,当然得维护帝君的利益,紫阳这个退位帝君后的职位当然得慎重考虑。

    站在什么位置,当然要有相应的考虑。

    “还有一个原因。”

    值日帝君踱着步子,来来回回,在水天一色中,道,“我对紫阳的真正身份有一点猜测,得让他在东御中上多多做事。”

    “让紫阳道友多做事,我才能够有机会看透虚实。”

    “虚实?”

    常胜古元天王听到这一段话,觉得云里雾里的,不过他知道第一个理由就足够了,于是扶正头上的道冠,道,“我会和其他人沟通的。”

    “去吧。”

    值日帝君摆摆手,声音传出,道,“要动作快一点。”

    “是。”

    常胜古元天王记在心里,离开御花园后,立刻就去和其他的帝君通气,出乎他意料的是,其他四位帝君都很痛快地答应,让紫阳就任东御中一职。

    见到这,常胜古元天王不得不叹息一声,果然是自己的情况自己了解,帝君们都心有灵犀啊,在维护自身的利益上完全一致。

    三天后。

    常胜古元天王换上莲花道冠,一身日月照玄法衣,腰系水火丝绦,脚踏登云履,乘坐九龙辇,背后是道童捧香炉,玉女抱横琴。

    钟鼓齐鸣,玉磬声声,祥烟阵阵,瑞彩层层。

    浩浩荡荡,很快就到了山前。

    早有道童在此等候,见到车架,连忙迎上来,道,“诸位大人,我家老爷正在山上等候。”

    常胜古元天王点点头,大袖一摆,下了云车,领着身后的道童玉女,步步生风,往山上去。

    要是换做其他人,听到帝君敕令,当然得老老实实下来接旨。

    可是紫阳可是刚刚退位的帝君,本身的修为就深不可测,古元天王即使像是钦差身份,也摆不起威风,得乖乖上山。

    山顶上,湖色幽绿。

    天光照在里面,浸染出金青之色,层层叠叠,美轮美奂。

    出水的石骨,摇曳的荷叶,冒头的鱼儿,等等等等,组合到一起,凝成一幅完美的画面,翩然出尘,不染凡俗。

    在所有的光彩,所有的声音的中央,是金灿灿的光晕,宛若宝轮,里面看不清面容,依稀有人影在摇曳。

    毫无疑问,里面的就是紫阳了。

    常胜古元天王上前一步,大袖一摆,瑞气自生,朵朵浮现,郁郁馥馥,行礼道,“见过紫阳大人。”

    “不必多礼。”

    光晕中的声音传出,清清如玉,像是冬雪洗过的山峦,又如同水润的石骨,道,“我已经卸下帝君之位,大人就不必说了,称呼一声道友即可。”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