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灵犀诛神剑法 两心炼月玄都仪

    大星横空。

    星矢璀璨,摇曳生辉,何止千千万万,铺天盖地。

    根根碰撞,发出金铁之音。

    只是聚拢在一起,就有一种难言的锋锐刺入眉宇。

    星河宗的神通,委实惊人。

    韩湘子见到,不疾不徐,用手一指,一个赤金篆文升起,滴溜溜一转,化为一朵斗大的金莲,金莲之上,白光向上冲起百丈,上面有五盏金灯,发出光辉。

    金莲托宝灯,璎珞垂金珠。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韩湘子显出金莲宝灯之相,垂下莫名的光华,护佑周身,任何星矢打在他身体周围三尺之内,就被挡住。

    任何的攻击,攻到韩湘子三尺之内,都变得风平浪静,波澜不起。

    他是他修炼的玄功神通,护佑自身。

    做完这个,韩湘子轻轻一笑,将腰间的洞箫接下来,放到口前,少顷,就有幽幽的妙音响起,向四面八方飘去。

    声音一起,像是松音竹光共起,晴绿之意。

    还有仙人起舞,在月下,似鹤影翩翩。

    精致而美丽,美丽到难以破碎。

    “这洞箫之声,”

    虚西溪皱起眉头,初始之时,他能够听到洞箫之音,倏起倏落,飘忽不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像是被从空间中抽离,只剩下一幅幅的画面。

    真的是,乔木腾空,盘松上岩,亭台居于崖前,白猿和老鹤,点缀在其间,错路有致。

    不同的画面,或是分散,或是叠加在一起,凝重如山岳。

    沉重到难以想象,镇压下来。

    到最后,虚西溪甚至都难以察觉,到底这是音符所化,还是真实存在的了。

    躲不可躲,避无可避。

    任凭千百神通,万种玄术,破不开。

    “咄。”

    虚西溪没有其他方法,只能够双目一凝,自顶门之上,升腾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星珠,晶晶然,莹莹然,激射光晕。

    光晕之中,有一尊星神,头戴星冠,身披帝衣,手持法杖,稳稳当当,立于天地之间,是天地中的主角。

    星光乍起,护佑自身。

    两人斗在一起,余波激荡。

    陈岩站在外面,举目看去,就见到两人对峙,韩湘子手持洞箫,轻松吹奏,而虚西溪则是四下游走,星光绕身,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湘子的神态越来越轻松,而虚西溪则是身子周围传来星陨之音,轰隆隆响个不停。

    谁占上风,谁在下风,一清二楚。

    栖宁郡主上前一步,裙裾摇动,环佩低声,向陈岩道,“韩湘子的音律能够引动人的神意,神通法术难拘,再斗下去,恐怕会伤及虚道友的根基。”

    陈岩明白栖宁郡主的意思,略一沉思,用手一指,一道水光涌出,幽幽深深,瞬间将天地间所有的色彩洗去。

    水光一起,韩湘子笑了笑,放下洞箫,退后一步。

    虚西溪自音符中脱身出来,看了看左右,自己头顶上的星珠已经变得暗淡无光,吐出一口浊气,他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对韩湘子道,“这一局是在下输了。”

    “承让。”

    韩湘子不悲不喜,像是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飘然后退,回归他们八仙的队列中。

    陈岩见虚西溪也回来,开口问道,“虚道兄,可有不适?”

    “对方手下留情了。”

    虚西溪瞬间就灵光照耀全身,清清亮亮,没有遁形,道,“我确实不是对手,不过能够切磋一番,对我也有不小的裨益。”

    他是败不馁,依然沉稳。

    “那就好。”

    陈岩见虚西溪确实是无事,就转过身,对身前之人道,“诸位道友,还有谁愿意走一遭?”

    明霞仙子和杨天成都摇摇头,他们真的是来助阵的,但见识过上洞八仙的实力,知道上前,也是没有意义。

    天上仙府的纪文章说话直截了当,道,“我和虚道兄的斗法之能在伯仲之间,上去也白搭,就不献丑了。”

    徐乘鹤点头表示同意,他觉得自己也不行。

    “我去试一试。”

    太玄门的李疏钟剑眉一轩,踱步而出,身姿如松。

    “也好。”

    陈岩看在眼中,李疏钟的修为,或许和纪文章,虚西溪不相上下,但太玄门的人,斗法能力可是诸天鼎鼎大名,于是道,“道友务必小心,事不可为,就可自退。”

    李疏钟点点头,足下一点,剑光裹身,化为一道惊虹,投入到场中,目光看向对面,凛凛然有股子气势。

    “是太玄门的道友啊。”

    钟道人看向场中的李疏钟,对方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两个宗门实在是有太多太多复杂的故事,浩瀚如烟海。

    “我去走一遭。”

    张果老笑了笑,道,“会一会这位太玄门的道友。”

    张果老说完,倒骑毛驴,从从容容,来到场中。

    毛驴雪白,浑身上下没有半根杂毛,张果老的身子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他笑着开口道,“道友,请指教。”

    李疏钟报过名姓之后,不再多说,身子一转,背后剑鞘一抖,发出一声声裂金石般的剑啸,然后紫电横空,贯通时空。

    剑光一起,快到不可思议,所有的光线和声音同步,排山倒海压下。

    张果老只觉得眼前一亮,剑光已经及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太玄门的灵犀诛神剑法。”

    张果老对于太玄门的神通非常了解,这样的剑法,真的是非常厉害,不过他有自己的应对,一拍座下的小毛驴。

    小毛驴发出一声请叫,四蹄腾空,下面是朵朵的祥云,上面有功德纹理,自自然然。

    毛驴跃空,本来必中的剑法,一下子没了目标。

    是的,在一瞬间,就好像是张果老这样一个人,人人都能够看得见,可是在天地间,所有的因果,所有的联系,统统不在。

    看上去很怪异,但是真是这样。

    “是两心炼月玄都仪,”

    李疏钟同样认出这一神通,心中微微一沉,这门神通鼎鼎大名,玄之又玄,有非常不可思议之作用,据说修炼到高深处能够避免劫难因果,只是修炼难度惊人,没想到真有人能够修炼成。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