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冰山黑水藏冥玄 吕纯阳剑断因果

    是日。

    天明日净,纤云不见。

    森森石壁插空,孤峰如剑刃,霜白如雪。

    再然后,火焰烧金,天幕倏尔散开,恰似玉门两扇开,妙音四下,对对白鹤,双双彩凤,簇拥出一架宏伟的楼船。

    仔细看去,楼船排云,吐彩凝芳,旌旗招展间,威风凛凛。

    在上面,玉字金文,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轰隆隆,

    九日神舟一入东荒,落在水面之上,立刻激荡风云,耀眼的金光铺在波光上,像是龙鳞一样,细细密密,粼粼然跃动。

    周围万里,都是金鼓之音大作,传入耳中。

    真的是,浩大光明,声势惊人。

    何仙姑高髻偏下,身披彩衣,裙裾垂到地面,晕晕似月轮,摇曳生宝音,她轻移莲步,来到船前,手搭凉棚,抬目看去,问道,“钟师兄,是这里吗?”

    钟道人摇着大蒲扇,乐呵呵地,他笑得开心,道,“就是这里。”

    “这里?”

    韩湘子收起洞箫,系到腰间的水火丝绦上,他向前几步,和何仙姑肩并肩,同样看去。

    只见周匝是黑水,幽幽深深,不见其底。

    而在水面之上,漂浮着大小不一的冰山,有的大有万丈,有的小似芥子,万万千千,千千万万,看似杂乱无章,但仔细看去,却组合成凶煞之阵,戾气惊人。

    这个时候,天光照下,冰山上有惨白的光,横在黑水中,两种截然不同的色彩交织,看上去令人胆寒。

    即使是以韩湘子和何仙姑的修为,看到这样的水景,都要皱眉头,本能地觉得不喜。

    真仙层次,感悟天地,交感规则,而让他们不欢喜,可想而知,这个地方是不一样。

    “这个景象,”

    倒是铁拐李,看着眼前的景象,系在铁拐上的丹药葫芦不停地晃动,发出玄妙天音,他若有所思,道,“老朋友,莫非是指的那一位?”

    “哪一位啊?”

    何仙姑听得一头雾水,在八仙之中,她是唯一女性,这不是主要的,更为关键的是,她修炼时日尚少,很多古老的辛秘是不知道的。

    “那让你看一看。”

    吕纯阳上前一步,青气流转,似青凤衔着丹书,耀眼明空,他呼啸一声,掌中法剑跃出,倏尔一转,如一泓秋水,晶莹剔透。

    剑光入水,周匝的时空瞬间起了变化,断裂成层层叠叠的断层画面,画面之中,有仙人乘鹤,有垂钓江秋,有松下对弈,有怡然高卧,有摆袖御风,等等等等,千姿百态,组合到一起,弥漫着一种逍遥自在,超脱世俗。

    可是这一剑入水,立刻引动了莫名的变化,水面之上,一座座的冰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自中间生出裂纹,看上去触目惊心。

    少顷,冰山之上,裂纹之中,显出银眸。

    细细密密的裂纹,密密麻麻的眸子,看上去,非常密集,非常渗人。

    何仙姑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哈哈,”

    吕纯阳再次大笑,剑光又起,森森然劈下,周匝的银眸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到最后,只剩下一个。

    这个眼眸,大有三丈,竖起不动,似在冰山,似在水中,似在天上。

    三位一体,聚集一点。

    “吕纯阳,”

    银眸之中传来声音,冷漠无情,携带着一种冰封万物的死寂,道,“你坏我山门,真是胆子不小。”

    声音落下,水面上结了一层玄冰,渗着惨白的光,如刀似剑。

    看在眼中,令人心念迭起,头晕眼花。

    “哈哈,”

    钟道人摇着折扇出来,立在舟头上,九日腾空,照在他的身上,雄姿如龙,他笑着道,“老朋友,又见面了,何必要装神弄鬼,还是出来见一面吧。”

    “钟汉离,”

    银眸之中,声音再起,然后千百的晶线自里面激射而出,向上一举,恰似云朵,高有一丈,上面门扉一开,自里面走出一个俊美的少年人,银发垂到地面,晶莹的白眸,透着一股子的邪意。

    少年人一出现,就盯着钟道人,道,“还是你阴魂不散,不然的话,凭吕纯阳这个小辈还寻不到我。”

    钟道人摇着大蒲扇,不疾不徐,不紧不慢,开口道,“冥玄尊者,你既然逃出生天,就该找一安静之地,改邪归正,现在又跑到三十三天搞风搞雨,只能是自寻死路。”

    “冥玄尊者,”

    韩湘子和何仙姑听到这个名字,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他们可是清楚,这四个字代表的分量。

    他们听说过,当年就是这位狠人,肆无忌惮,横行霸道,将自家的吕师兄打成重伤,差点就毁了道基。

    后来无上大教出动了九名天仙,携带门中重宝,布下大阵,才将之镇压。

    这已经是尘封的史诗,没想到今日在三十三天见到。

    “改邪归正,真是笑话。”

    冥玄尊者脚踏黑水,白眸如雪,有一种空空洞洞的感觉,道,“本尊纵横天地,无往不利,还轮不到你等指手画脚。”

    “冥玄尊者的修为确实是不凡。”

    钟道人踱着步子,慢条斯理地说话,道,“你已经得古玄冥真意,凝聚出天地九冥真身几乎是不死不灭,所以当年也只能用大阵将你镇压。”

    钟道人说着话,智珠在握,道,“要是你真身在此,我们八人齐聚,也无可奈何,可惜的是,你眼前的这具可不是天地九冥真身。”

    听到钟道人的话,银发垂地的少年人白眸中异光大盛,有着危险的气息弥漫。

    钟道人却是不在乎,上下打量了他一样,径直开口道,“你是以寒冥冰魄神珠为依托,凝聚此身,在外行走,而我吕师弟晋升天仙没多久,正要巩固境界,此宝正是合适。”

    钟道人再摇折扇,继续说话道,“因此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吕师弟斩杀你这具化身,了结你们的因果,得寒冥冰魄神珠。”

    “嘿嘿,”

    俊美妖异少年人冥玄尊者冷笑不止,道,“都说钟道人胸有锦绣,算无失策,现在更是知道,不仅如此,还会异想天开,胡思乱想?”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