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雷霆炼形龙龟显 大局底定待新天

    门户。

    于祥云上,铭字五劫。

    斑驳而古朴,烟霞凝摇纹。

    绵长的雷水在其中激荡,日月星辰沉浮不定。

    下一刻,

    悬在门户上的门环被风一吹,叮当一声,轻飘飘坠落,往下一垂,耀出五彩的焰火,照彻周天。

    正是五焰金刚镯,蕴含着匪夷所思的禁锢之力,不可躲避。

    “啊,”

    乌云仙大叫一声,要拼命挣扎,可是五焰金刚镯瞬间就落到他的头顶之上,瞬间扩大,生出一股超乎想象的吞噬之力,只是一下,就将之吞入其中。

    在栖宁郡主和李疏钟的眼中,不是五焰金刚镯膨胀,而是乌云仙以一种玄妙的规律震荡,化为无量小,投入串串如珠环环相扣的环子里。

    五焰金刚镯携带着乌云仙,投入到五劫升天门。

    “雷来。”

    陈岩看着在门户里面的乌云仙,笑了笑,念头一起,顿时诸天雷霆激荡,各种不同的雷霆闪电,有的弧形,有的球状,有的锁链样子,有的甚至凝成人影,劈头盖脸,浩瀚惊人。

    从头到尾,从上到下,细细密密,密密麻麻。

    整个雷霆世界震动,弥漫乾坤。

    轰隆隆,

    雷霆下击,源源不断,乌云仙纵然修为不弱,但没了大阵加持,如何抵挡的了半步天仙的陈岩全力驭使的五劫升天门的威能?

    不多时,乌云仙惨叫一声,身上光明大盛,显出本体,形似巨龟,龙首短尾,张开口后,可以看到锋利的牙齿像是小锯一样,令人胆寒。

    除此之外,龟壳之上,经纬纵横,隐成图案,上有二十四珠,晶晶莹莹,像是不同的水族空间。

    “啊,”

    乌云仙被迫显出真身,真的是又恼又怒,仇恨充塞心中,大吼道,“我跟你势不两立,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幼稚。”

    陈岩斥了一声,念头一起,周匝雷霆如同有灵性一样,自动凝成一具钓竿,长长的鱼钩落下,拽起乌云仙,硬生生钓了起来。

    陈岩手持钓鱼竿,看着咬住鱼钩,不停摇摆的庞大巨龟,用力一甩,将乌云仙掷到大哉九真天玄宫中的宇宙雷池中。

    巨龟入水,波浪汹涌。

    太玄雷尊一步踏出,口吐真言,三头六臂一晃,施展无上神通,将巨龟沉到雷池底部,让其吞吐雷光,纯化雷池中的禁制法阵。

    “现在弄不来真龙,一个真形龙龟也不错。”

    陈岩做完这个,大袖一挥,收了神通法宝,冲栖宁郡主和李疏钟两人打招呼,道,“让两位道友久等了。”

    李疏钟摇摇头,眉宇间一片沉凝,道,“乌云仙是劫气入灵台,自食其果。”

    三人处理完这个地方的事情,往上一纵,脚踏祥云,上了半空。

    展目看去,只见烽烟四起,煞气冲霄。

    天光水光云光,连绵成一片。

    天庭众和水族勇士联手,正和玄门之人斗个不可开交。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阵的力量开始土崩瓦解,玄门的弟子开始占据上风。

    大星摇曳,七宝散辉,虚西溪踏着星光而来。

    少顷,玉门晶莹,门扉一开,徐乘鹤踱步前行,丰神俊朗。

    两人到来后,陈岩,栖宁郡主,李疏钟,徐乘鹤,虚西溪,等等等等,五个玄门领头人重新聚首,一时之间,金花银焰,团团簇簇,精致美丽。

    虚西溪背负双手,眉宇青青,晕着光彩,他居高临下,看着场中的局面,满意地点点头,道,“天庭和水族败局已定,现在只是负隅顽抗了。”

    “是啊。”

    徐乘鹤表示赞同,面上有笑容,道,“天罗地网一破,天庭众和水族人虽然人多势众,但到底比不上我们玄门弟子法宝众多,神通玄妙,现在正和让弟子们历练一番。”

    旗开得胜,大局已定,众人都是心情越快。

    “就看水族之人知不知进退了。”

    陈岩身上的清气弯弯曲曲似龙蛇,倒影出金碧之影,他巡视四方,目光如电,盯着数道冲霄而起的精气光柱,隐有杀伐,那都是东荒水族中的长老一辈,实力惊人。

    虽然陈岩已经不打算动手,但要是这群水族的老古董们不知进退,但杀戮玄门低辈的弟子,他还是不会吝啬杀伐。

    要知道,他们五人虽然是让门下弟子历练,但可不是让他们以卵击石的。

    水下,宝螺中。

    馥馥香香的宝莲花盛开,氤氲霞彩。

    其上托举着大大小小的丹药,五光十色,千姿百态。

    花香和丹香交匝在一起,虹霞流光,引人入胜。

    几位水族的长老聚在一块,眉头皱成疙瘩,他们真没有想到,局势会崩坏到这种的程度。

    “该怎么办?”

    有位长老身姿挺拔,额头上有尖尖的珊瑚角,他走来走去,非常着急,道,“现在大阵被破,人心惶惶,留在场中的人都没了主心骨,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要是我们还不出手,那就要大败特败了。”

    他的语气沉重,非常压抑,显然再他看来,要是他们再不采取动作,水族就要成名副其实的大笑柄了!

    另一位长老赤袍裹身,水火丝绦上系着宝珠,叮当作响,显然有不同的意见道,“刚才的真叱小雷王已经传信,让我们暂时撤退,避敌锋芒,以后再找机会,连本带利地收回来,我们又何必节外生枝?”

    第一个开口的长老听到此话,气的额头上的尖尖珊瑚角都通红,像是燃烧了一样,他瞪着赤袍长老,低声吼道,“天庭是天庭,水族是水族,不可混于一谈,他们天庭当了胆小鬼,但我们东荒水族不是!”

    赤袍长老长眉一挑,反驳道,“真叱小雷王等人的实力如何,我们都清楚,他们都抵挡不住,说明来势汹汹的玄门之人有着我们不知道的依仗,我们又何必去以卵击石?”

    “以卵击石?”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长老眉毛都要竖成筷子了,道,“你这个胆小鬼,真是耻于和你为伍!”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个不停。

    其他在场的人劝都劝不了。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