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四十七章 众人合力欲翻天

陈岩大袖一摆,纵起一道剑光,倏尔一裹,纵身上了极天,稍一辨别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剑光霍霍,霜白如雪,凝轮似晕。

遥遥看去,像是新月悬于半空中,晶莹剔透,又有一种横浸到骨子中的清冷。

天光,云影,剑身,衣袂,混元同色,弥天极地。

乘剑御风,逍遥自在。

趁着斩杀一个混沌妖魔的快意,纵剑天穹,拨云见日,陈岩心情畅快。

叮当,叮当,叮当,

不知过了多久,不生不灭无形剑发出清脆的剑音,前面莲峰迭起,片片如点缀。

仔细看去,峰头上半凝白,下部墨黑,怪松盘踞如蛇,跃跃欲噬人。

还有血池,毒石,牙丘,组合在一起。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邪恶诡异的杀机,扑入眉宇,让人不寒而栗。

“是这里。”

陈岩掐指一算,明白虚实,长笑一声,一拨剑光,晕轮下澈,往最高的峰头飘然落去。

峰头上。

石阶为尸骨所平,望之霜白。

白森森的,寒光缠绕。

风一吹,有桀桀怪笑,不绝于耳。

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尸骨,才能堆积成如斯景象。

非常怪异,非常吓人,非常可怕。

这个时候,在不一样的白骨交织的王座上,水晶羊脂美玉一样,高有百丈,没有任何的杂色,其上点缀玛瑙,宝石,黄金,等等等等,华贵美丽。

一个女子坐在上面,面容看上去婉约,淡红色的裙裾趁着妖娆的身姿,只是美眸如血,背上生有的根根骨刺,如刀似剑像大戟,根根泛着赤焰火光,弥漫半边天。

女子阴冷笑着,每一次抬手,背后的骨刺就凌空而起,带起连串的血花。

很显然,眼前的女子可不是大家闺秀,而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魔神,非常之凶残。

花青云鬓低垂,宫裙罩身,稀稀疏疏的梅枝自地下升起,团团簇簇的花朵托着娇躯,她面容清冷,身上的法力如潮水般涌出,打入法宝之中,全力催发。

钟文道和白山君两人立在左右,都是全身戒备,根本不用什么神通道术,而是也在激发法宝。

在三人的身后,就是若人山人海的普通修士,从金丹到元神,密密麻麻,同时组合法阵,力量排山倒海。

“真是难缠。”

白山君纵横开阖,夭矫如龙,可是看着白骨王座的魔神,心中还是叹息一声。

这样的魔神,委实太过厉害。

肉身坚不可摧,神通力量诡异玄奇,不可想象。

要不是他们手中有陈岩送的法宝,恐怕就是这么多人来也得白送。

“叱。”

花青娇喝一声,玉足之下,星星点点的梅花旋转,每一个花瓣之上,都有光怪陆离的影子浮现,有人间,有红尘,有山河,有大地,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看上去,万花盛开,格外美丽。

只是染上了身后的修士少许的鲜血,多了三分凄美。

花青看到身后不时有修士被魔神的骨刺斩杀,神情冷漠,无动于衷。

修行路上,生死无常,这是不可避免的。

幸好的是,他们现在三人勉强抵挡魔神的攻击,而身后的众人负责输出,已经开始占据上风。

是的,开始占据上风。

叮当,叮当,叮当,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的神通,法宝,道术,自后面而起,像是漫天飞蝗一样,细细密密,密密麻麻,全部打在魔神的身上,发出水拍击云石的声音。

不得不讲,陈岩所布置的人海战术威能惊人。

三位真仙手持重宝,负责抗住魔神,并限制其动作,而多如蚂蚁般的修士躲在后面,心无旁骛地负责输出,充分发挥了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

虽然魔神的肉身强横到不可思议,但这样的攻击源源不断,还是消耗她的力量。

端坐在白骨王座上的魔神,美眸中的血光越来越盛,心中恼怒不已。

“可恶。”

魔神目中冒火,盯着自己脚下不停地浮现出的重重叠叠的磁光,由外到内,一圈接着一圈,像是山岳一样沉重,让自己无法飞天遁地。

不然的话,她随时能够暴起,直插后排,如虎入羊群,将那群在她眼中弱小的像是小虫子似的家伙碾碎成齑粉。

钟文山手中托举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宝塔,其上悬有龙珠,下澈神明,金灿灿的,浩瀚威严。

别看此宝不大,但效果惊人,时时刻刻散发着重重叠叠的光晕磁波,比山岳还要重。

就是他手中的这座千钧塔,限制了魔神的行动。

咔嚓,

正在此时,耀眼的神通法术汇成一束,笔直如箭矢,尾翼上闪烁着惊人的星芒,团团簇簇,细细密密,不计其数。

咔嚓,咔嚓,咔嚓,

不计其数的修士的力量在法阵下凝成一股绳,坚不可摧,正好突破了魔神的防御,在她秀美的脸庞上划了一道血痕。

滴答,

血珠自伤口上涌出,晶晶莹莹,圆圆润润,滴在地上,化为半亩大的血池。

魔神微微一愣,用手抚摸了下伤口,看着沾在纤纤玉手上的血光,然后涌现出如潮般的怒火,道,“居然敢伤了我。”

天光照下,照在魔神精致的面容上,原本如玉般的肌肤上,长长的血痕像是蜈蚣一般。

玉白和血红交映,触目惊心。

魔神并没有立刻将之复原,一来此攻击非常厉害,其中蕴含的毁灭力量留在肌肤中,一时难以驱除,二来,她现在落入下风,而要驱除伤痕中的残留力量,是要分心的。

此时此刻,她要是敢分心他顾,恐怕会更糟糕。

“你们要付出代价的!”

魔神的怒火冲霄,在半空中都演化出千里的火云,熊熊燃烧,噼里啪啦作响,上面染上一层的血光,象征着腥风血雨。

魔神一怒,天地变色,流血漂橹。

此魔神咬着牙,声音冷得像是从九幽中吹出来的风,她开口道,“我已经传信出去,天蛇神王很快就会赶来,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话音刚落,一个清清如玉的声音自半空中传下来,道,“天蛇神王嘛,恐怕你是等不到了。”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