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师徒雨中话陈岩

    园中。

    疏影梅花,松色斑驳,照在小窗上。

    明月照在青绿的叶子下,稀稀疏疏的,漏下若残雪。

    引鹤过池看霜去,鸣声清越,有一种暗香浮动的清浅。

    苏秋坐在云榻上,笑容干净,像个少不更事的少年人,双手放在膝前,从从容容地道,“子云,最近你进步很大啊。”

    苏子云正襟危坐,身上青光如秋水,澄明清澈,斟酌用词,道,“小打小闹而已。”

    “上次玄元上景天之事本来我是不看好你的。”

    苏秋说话平白直叙,没有任何的烟火气,苔痕映照着他幽幽的目光,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采,道,“不过你做的很好。”

    苏子云目光变得深邃,法衣上的晴绿花纹晕开涟漪,有松音竹声,道,“现在门中传遍了,陈岩正在斗圣仙尊的小观天中,迎纳四方来客,而斗圣仙尊没有露面。”

    “用意昭然若揭啊。”

    苏秋面上的笑容依然是很干净,像是美人来自林下,高士卧于山中,怡然自得的悠闲,道,“斗圣仙尊光明正大地宣告,他将支持陈岩入场,竞争接下来门中天仙的名额。”

    “造化玄玉啊。”

    苏秋看着木下双鹤饮水,矫矫不群,声音中有少许的异样,道,“一发而牵人心,不知道多少人瞩目。”

    苏子云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道,“陈岩天资惊人,勇猛精进,现在有了斗圣仙尊的支持,弥补了很大的短板,来者不善。”

    翩翩花影,淡淡水光,粼粼石色,苏秋轻笑一声,挥袖起身,长歌而去,只有余音传来,道,“要担心的,只会是其他人。”

    声音风淡云轻,不大不小,自信之意,溢于言表。

    苏子云坐在园子里,在月光梅影中沉默,面上的神情很复杂,有羡慕,有赞叹,有不甘,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不知何时,天上下起雨。

    淅淅沥沥的,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落在荷叶上,跌在水烟里,挂在琉璃檐下。

    地面上是处处绽放的水花,晶莹剔透。

    张颖换了一身衣裙,素白罩身,清丽脱俗,她撑着油纸伞,玉足如莲,踏在水花上,盈盈向前。

    张颖撑着油纸伞,看着半昏暗的天空,远处的羊角灯,弥漫着光明,摇摇晃晃,喃喃道,“雨下起来没完没了。”

    说完之后,张颖转过迎门石头,才停下来。

    少顷,宝光聚散,清气横空如华盖,一座云台自水榭中涌出,两侧垂帘,悬有星辰真文,熠熠生辉。

    一名女冠坐在木榻上,手持拂尘,神态平静,天门上祥云万道,瑞气千条,莲花宝灯徐徐而动,真光若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张颖盈盈上前,行礼之后,将自己前往小观天的一行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女冠静静听完,没有立刻说话,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风雨为佩,叮当好音,道,“想不到斗圣仙尊会寻到这样一个切入点,真没想到。”

    张颖美目中异色一闪而逝,果不其然,像是师尊这样的层次,落眼点只会是像斗圣仙尊这样同层次的门中高层身上,至于陈岩这样的,不会太放在心上。

    女冠手持拂尘,眸中深邃一片,见不到底,道,“接下来,门中的年轻一辈争夺造化玄玉毫无疑问是最引人注目,真要让东方朔得逞,一下子就打开局面了。”

    张颖想了想,黛眉蹙起,道,“师尊,陈岩即使有斗圣仙尊相助,要成功夺取造化玄玉恐怕也是机会渺茫吧?”

    在她的心里,何止是机会渺茫,简直是不可能。

    因为门中竞争造化玄玉的名单是何等之豪华,相比起上面的竞争者,陈岩真看不出有什么优势。

    女冠却没有像张颖想得那样对陈岩完全看不到眼里,她屈指一点,桃叶杏花,萧萧摇落,吐出两个字,道,“陈岩。”

    张颖微微一惊,她是很了解自家师尊的,这样的神情,不同寻常啊。

    “陈岩是个变数。”

    女冠沉吟了一下,开口说话,清光如叠嶂,四下弥漫,道,“陈岩的身上有不少不同寻常之处。”

    张颖想到坐在自己对面侃侃而谈神采飞扬的少年,试探地问道,“可是修为?”

    “不是修为。”

    女冠坐在云榻上,目光幽深,似乎能够看透时空,道,“像陈岩这样修为勇猛精进的,虽然罕见,但宗门的历史上,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

    张颖听到这,眉头第一次皱成疙瘩,她左想右想,却想不到陈岩除了修为晋升不可思议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够让师尊瞩目。

    “陈岩有几点,让人想不通。”

    女冠对自家的爱徒没有什么隐瞒的,直截了当地道,“他是在洪荒界修炼到元神境界的,可是我们的宗门在洪荒界没有传承。”

    “其二。”

    女冠曲起手指,晶莹如雪,泛着光晕,道,“陈岩飞升之地是玄元上景天,而不是我们山门,这样的事非常罕见。”

    “其三。”

    女冠继续说,环佩叮当,清脆动人,道,“陈岩当时无名无资历无功德,为何会被门中授予玄水殿副殿主之职?只凭他在玄元上景天的表现,是不可能的。”

    张颖目瞪口呆,她真没有想到,陈岩身上还有这样的辛秘。

    “玄元上景天之事一直是掌教一脉负责的。”

    女冠拂尘一摆,芊芊叶子摇摇,有金花玉蕊绽放,道,“他们肯定知道不少的因果,不过口风很严,从来没有吐露。”

    张颖真是越来越疑惑,问道,“要是这么说,陈岩和掌教一脉有很深的联系,为何他没有拜在掌教一脉中,而是孤零零的,到现在不得已投奔了斗圣仙尊?”

    “这个为师也不知道了。”

    女冠先是摇摇头,然后又凝神想了想,道,“掌教一脉向来是宗门中最强的力量,掌握着最多的资源,他们时常会运用消息的不对称来做事,让我们落后半拍。不过不管怎么讲,都是为了门中大局,到最后总会水落石出。”

    女冠玉颜上有晶莹的光,风采照人,道,“颖儿,你只要记得,我们太冥宫历代以来从来没有因为门中内斗而导致天仙陨落,一时的得失,也只是得失罢了。”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