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诸天万界 第九百八十二章 八方云动

    半夜里。

    崖前横生松柏,虬曲如龙。

    枝枝丫丫伸展,上接云气,下连月光,满地霜色。

    细细密密的光影交织,团团簇簇,有一种嶙峋之意,扑面而来。

    陈岩送走太冥宫众仙之后,一个人在亭前踱步。

    松气云影照在身上,法衣飒飒,丹青如云。

    陈岩宽袖云舒,玉花坠落,叮当有声,喃喃道,“幽冥地府。”

    从刚才同门们的反应来看,自己这一步没有走错,幽冥地府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至于隐患,当然有。

    但没有付出,何谈收获?

    少顷,陈岩停下来,在亭前云榻上端坐,檐下的琉璃垂珠无风自鸣,他念头一起,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冲入到九天普化真形图中。

    下一刻,

    万万千千的篆文自宝图中衍生出来,拳头大小,黑白分明,讲述生死之道,阴阳颠倒。

    仔细看去,经文并不完整,只是残篇,但字字珠玑,幽深古远。

    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文时时流转,刻刻凝辉,贯通时空,和冥土有一种难言的接引。

    “阴阳和生死。”

    陈岩很快就忘记其他,只是沉寂在一种宏大的意念之中,身上的气机和神意自然而然化为纯白和玄黑,环抱太极,不停运转。

    似梦非梦,似醒非醒。

    懵懵懂懂,天地初开。

    在这个过程中,陈岩以玄妙的韵律在梳理自身的所有玄功神通,一分为二,莫测难明。

    冥土,地藏法界。

    金玉琉璃,宝珠殊色。

    有舍利宝树,有宝杵之影,有护法之龙,有莲花妙相。

    放眼看去,金灿灿一片,氤氲明彩。

    和周围冥土死寂幽深有鲜明的对比,格格不入,自成风采。

    不知道过了多久,菩提宝树之下,一尊佛陀法身跌坐莲台,身前是功德池,粼粼水光弥漫,有鱼龙在里面吐着泡泡。

    此佛陀法身大若山岳,横空日月,难以想象。

    好一会,法身睁开眼,射出耀眼的金光,身后自然升腾起千丈的金轮,里面托举有宝幢,上面镌刻有玄妙的经文,每一次转动,都有浩大的梵音佛唱响起,震动四方。

    佛陀法身一醒,整个地界都弥漫着莲香,浸人心肺,闻一闻,神清气爽,烦恼不见。

    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的信徒灵台中大放光明,不由得诵读佛号,诚心祈祷。

    “咄。”

    佛陀法身端坐莲台,手捏宝印,发出六种震动,像是将慈悲善意,布施天下,不论生死。

    轰隆隆,

    功德池中,立生波澜,粼粼的水光倏尔一开,宝莲生长,荷叶圆圆,一个少年自上面出现,垂眉跌坐,赤足晶莹。

    佛陀法身开口吐字,声若晨钟暮鼓,道,“与我佛门有缘之物已出现,你去寻来。”

    话音落下,自成玄妙。

    宝幢上分出一道光影,轻轻一转,凝成经文,落到白衣僧人手中。

    白衣僧人点点头,展袖起身,行礼之后,赤足踏水,不疾不徐,从容离去。

    似缓实疾,只是眨眼间,就出了佛界,不见了踪影。

    “等了这么多年,是该出现了。”

    佛陀法身不悲不喜,身放光明,他似乎看到了不远的将来,佛国扩大,极乐净土,照见阴阳。

    冥土,有一座府邸。

    宫殿深沉,其上有黑气,浮浮沉沉,灰白夹杂,如同宝印。

    稳稳悬空,涵盖四方,通达八面。

    置身其中,只觉得沉甸甸的,很压抑。

    陆判官坐在黑玉宝榻上,面容儒雅,身前是鹤嘴铜炉,里面袅袅冒出烟气,如云似霞。

    他正皱着眉头,在翻阅手中的玉简。

    自从当日陈岩在玄元上景天所对应的冥土中闹腾一番后,杀越人王,闯冥土,重伤须龙王,力抗八千王,最后耀武扬威一番从容离去,整个所见所闻的幽冥地府之人是气炸了肺,马上就开始着手,收集陈岩的消息。

    不得不讲,幽冥地府虽然干涉阳面很困难,但由于其特殊所在,依然有常人难以知晓的信息通道。

    陈岩的情报,很快就上了想知道的幽冥地府的存在的手头上。

    虽然比不上仙道玄门手中的详细,但最起码已经确定身份,冤有头,债有主。

    陆判的地位不低,同样手中也有一份。

    “太冥宫,玄水殿副殿主,陈岩。”

    陆判官看着玉简上的记载,虽然寥寥几笔,但里里外外透露出的意思,却足够惊心动魄,此人难怪这么大的胆子,是过江龙啊。

    这样的人物,一出现,就会搅动风云。

    聂小倩垂髻而立,手捧香扇,侍立在一边。

    无论是陆判官和聂小倩都不知道,陈岩居然和两人都有一段渊源。

    聂小倩不说,当年是相识于微末,她一身红衣,剑光如霜,逼走大猿,对陈岩算是个不小的人情。

    至于陆判官,和陈岩打的交道更多,他的一缕化身和陈岩勾心斗角,甚至还交过手。

    只是到了陈岩这样的境界,伟力贯通古往今来,气机浩瀚,在没有影像之下,两人都不会想到以前的陈岩。

    “这个陈岩,”

    陆判官放下玉简,看着外面沉沉的景色,光怪陆离的影子,犬牙交错,阴森森的,像是鬼脸欲噬人。

    对于陈岩在冥土一番耀武扬威,他作为幽冥地府一方,自然是看不过眼,痛恨是少不了的。

    不过,相当于这一点,他更好奇的是,对方如何在冥土中不受压制。

    陆判官相信,不光是他,现在玄元上景天所对应的冥土中的强大存在们躁动不已,恐怕除去丢了面子的八千王,还有重伤的须龙王,绝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这一点发力的。

    能够抵挡冥土意志,或者说阴面规则的,无论是神通,还是法宝,每一次出现,对于幽冥地府之人都是大机缘。

    “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陆判官从座位上起来,走来走去,他虽然得鬼帝看重,但到底实力不强,比不上须龙王和八千王等人。

    要是以他的实力,敢琢磨算计陈岩这一级别的,恐怕是自找苦吃。

    不过陆判官对自己的晋升很有信心,他想了想,还是唤来聂小倩,吩咐一声,道,“小倩,你去阳面一趟吧。”

    聂小倩体质特殊,不显阴气,适合在阳面行走。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