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文运衍凡火 众生在其中

天穹上。

十日横空,光耀千里。

祥云如伞盖,瑞气腾碧霄。

陈岩的虚影自车辇中站起,长袖飘飘,俊美的脸庞上,眸子清澈,蕴含智慧。

哗啦啦,

下一刻,

一声呦呦鹿鸣声里,陈岩手中的书卷倏尔飞起,迎风一招,垂而变化,散成五朵碗口大小的异花,青红蓝绿紫,郁郁馥馥,香气光浮。

哗啦啦,

并蒂五花开,经义自然来,盛开的花萼上是细细密密的灵文,讲述圣贤之道,诸子道理,浩然之气,经久不散。

“到了五花折桂。”

水榭阁楼上,郑先生看着五彩流转,手中摇动鹅毛扇的频率不由得加快,道,“不知道哪家儿郎有此福缘了。”

哗啦啦,

风一吹,并蒂五花分开,然后飘飘然,往金台府城方向落去。

“我的。”

“我的啊。”

“就是我的。”

不知道多少人在下面翘首以待,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祈祷。

哗啦啦,

五花落凡,似慢实快,只是一眨眼,就落入府城中,融入到五个有运道的少年人身上。

“是我。”

城东关府,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人长身而起,青花在他眉心旋转,由实转虚,最后消失不见。

轰隆隆,

在青花消失的刹那,关府上方显出一株晶莹的桂树,高有百丈,枝叶如玉,香气氤氲之间,郁郁馥馥,百里可闻。

“青花折桂啊,”

关府的主人关大老爷高兴地合不拢嘴,连连吩咐下人道,“赶紧去准备厚礼,等我儿融合青花之后,就登门拜访解元公。”

“恭喜老爷。”

“贺喜老爷。”

“公子青花折桂,以后举人有望啊。”

府中都是机灵人,这个时候,连忙说些讨喜的话。

“哈哈,”

关大老爷笑声不断,一挥手道,大方地道,“这个月的月钱都加倍,为我儿贺。”

哗啦啦,

在青花落下的时候,其他四朵花同时露下,每个得到花的人家,屋脊上都会显出桂花飘香的异相。

“这就是五花折桂。”

郑先生收回目光,用羡慕地语气,道,“他们五人以后都是举人之才,而且受解元郎的恩惠,比真正的门下弟子还要好使唤。”

“嗯。”

陈岩心里高兴,这五花折桂要比普通的师生关系还要坚固,这是士林一代代的约定俗称,要是敢违背之人,就是欺师灭祖,人人喊打。

“根基啊。”

陈岩目光炯炯,这次乡试,不光是给他套上了解元公的光环,而且还真正将他的声名推向整个云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除此之外,灵文化形,文气满城,更让整个金台府的人得记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

更不要提五花折桂后,五个胜过门下弟子的晚辈,还有他们背后的家族支持。

这盛大的十日巡游,五花折桂的局面,彻底让陈岩来到这个世界后确立了自己的根基,声望和影响力疯狂膨胀。

轰隆隆,

五花折桂后,半空中的虚影一动,化为一缕青气,袅袅而上,须臾之后,十日坠落,向金台府冲来。

轰隆隆,

陈岩十日入怀,身上笼罩住重重叠叠的金光,刹那之间,一幅幅的景象在识海中浮现。

云州之中。

无论男女老少。

都在为自己金榜头名而欢呼雀跃。

这样的举动,不是来源于畏惧和求索,而是几千年来沉淀到骨子里的,对文运的崇拜和尊重。

神庙中。

松柏森森,神光如狱。

三尊神灵居于高台上,同时抬头看着半空中折下的晶白光柱,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飞来光点,投入其中。

“真是纯粹到极点的力量。”

其中的一尊神灵正是主持乡试的广陵公,赞叹道,“没有任何的狂热,没有任何的索取,就是发自内心地祝福和崇拜。要是现在陈岩舍弃肉身,登上神坛,说不定还可以借此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神灵。”

“文运在百姓心中的地位无法取代。”

另一个神灵接口道,目光沉沉。

他们神灵收取信仰之力,主要是通过未知的恐惧和各种许愿下手,信徒们在贡献出信仰之力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各种复杂的情绪,比如恐惧,害怕,贪婪,索取,等等等等。

这样的结果,就让神灵不得不花费大精力,对收集上来的信仰之力进行淬炼,才能化为无所不能的神力。

而现在人人赞颂解元公,其形成的无形力量近乎信仰之力,却是精纯无比。

“也许以后我们以后也想一想办法。”

最后一个神灵裹在祥光中,声音清越。

“这个以后再说。”

广陵公挥了挥手道,“这次放榜总算结束了,我们也出一口气全。分明是穷酸文人的事儿,可是每次都让我们一州的神灵忙活,真是不知所谓。”

轰隆隆,

话音一落,金榜由实化虚,须臾之后,彻底消失。

天穹上又恢复平静,风清日朗,天高云淡。

府城中的人们开始谈论这一次放榜的景象,可以说,这几乎是二十年来最为宏达的一场。

这样的局面,也代表着文运昌盛,二十年一遇。

“人心所向,文运鼎盛。”

水榭之中,陈岩端坐不动,神情平静,识海之中,却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声望宜人,天地同运。”

陈岩诵读咒语,将自己解元公得到的无形力量化为神魂之力,滋养每一个念头。

“天之大,地之厚,人之众。”

陈岩想到自己十日入怀中看到的众人齐呼的景象,芸芸众生,心有所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字一顿地道,“万众一心,不可阻挡。”

哗啦啦,

感悟一生,识海之中,登时浮现出一种难言的灵焰,高有三尺,五彩十光,密密麻麻的人影从上面流转,每一次转动,都是一个新的场景。

看到火焰,不是见到了光和热,或者上面温暖,而是万众一心的坚持,薪火相传的发展,人心不止,文运不朽。

这是芸芸众生之火,这是诸子圣贤之火,这也是万丈红尘之火。

简单而又复杂。

复杂而又简单。(未完待续。)重生在神话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