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大陆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五)

    第三百七十九章

    让得众人都是身体一颤。片刻的沉默之后,其余的六人都是同声道“不错,七人合心,其利断金!”

    随着这句话的缓缓说出,底下的诸多强者也是发出了一阵阵大喊,各种武器挥舞着在天空中向着对面的赵王朗率领的域外八族的战士示威。

    就在赵王朗即将发出进攻的命令的时候,天空中的某一处空间中,忽然一阵阵毁灭性的波动传来,一处空间忽然炸裂开来,一个老者的身影十分狼狈滴从空间中被抛了出来。众人齐齐望了过去,太初古力强者们纷纷发出了一声惊呼,“竟然是水神大人!”

    水神狼狈滴从落脚的地方站了起来,浑身气息微弱,显然受伤不轻,他有些惊讶滴看着突然出现在场中的无数强者,此刻的气势已经和刚刚完全不一样,无论是强者的数量还是质量都是超过了刚刚许多倍,让得他一时愣住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倒是一个水神属下的太初古力强者快速滴跑了过去,开口问道“水神大人,战况如何?”这个问题一出,无数道目光都是刷刷地射了过来,这里的成败虽然已经是无关重要了,不过总归是一个彩头,如果一方失利了总归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水神被这么一问,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天地间大声吼道“天玄已经被我斩杀,太初古力强大胜!”

    “好!”一阵阵叫好声从无数太初古力强者的口中传出,这一个消息让德每一个人都是无比的兴奋,有人直接大声叫道

    “水神大人能够取得胜利,我们接下来必然也能够取得胜利,魂师一族再厉害不过如此,更何况是什么域外八族,怕什么!”

    “对,对,怕什么?”“怕什么?”当下,不少人纷纷叫道,胜利的消息让得众人都是兴奋无比,看向对面域外八族的眼神都是完全不同了。

    赵王朗站在半空中,冷哼了一声,“魂师一族真是废物,扶不起的阿斗!”

    冥一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在刚刚众人叫好之间,他已经用神念将所有的消息都是告诉了水神,让得他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他对着水神高声叫道“水神大人,还有一战之力吗?”

    水神会意地大声回答道“当然,无论老夫多么的虚弱,斩杀几个域外的种族,总算是能够出些力气的。”

    “哈哈哈,哈哈哈”七族的领袖都是发出了爽朗的笑容,水神也是笑着飞到了七人的身边,他是大陆上七族之外的太初古力强者的领袖,此刻与七族的领袖站在一起,也不算是高攀。

    看着太初古力强者们的气势渐渐高涨,赵王朗的眉头越来越皱,他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众人,突然高高扬起了右手,对着前方,重重地一挥。

    随着赵王朗的这个手势,所有的域外八族的战士都是齐齐怒吼,在他们的身上,一种恐怖的气势开始爆发,一道道流光冲击,这一场酝酿了太久的战斗终于是开始了!这场跨越了万年的没有结束的战斗终于是再度拉开了帷幕,今天的这一场战斗拥有着决定性的意义,是域外八族和本土八族之间的最后一次的碰撞,本土人族的有生力量可以说今天全部投入了这里,如果失败,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整个大陆,将在没有任何的势力可以和域外八族相抗衡。

    赵王朗被众多的老者层层包围,在他的身后,此刻大批的域外八族的战士向着前方冲去,但是还是有着一部分的老者留了下来,有几个人是守护着他,可是还有数十个老者却是似乎另有目的一样,向着魂师一族的山脉‘鬼斧神工’的后方飞去。

    魂师一族竟然意外地没有参战这场大战,他们的所有势力很快就消失在了战场之上,不知道去向了何方,不过尽管如此,太初古力强者们还是战斗的相当的艰难。域外八族万年来得到的实力上的增长远远超过了七族和大陆上的其他太初古力强者。但是在一种死战到底的意志的支撑下,双方依旧是杀得难解难分,太初古力强者的联盟并没有因为实力上的差距而落于下风,反而一度在数个族长和太初古力高手的带领下有着反击的小高潮。

    。。。

    ‘鬼斧神工’山脉的一座山峰中

    这里是一片自成空间,浩瀚无疆,似乎没有尽头一样,万霆钧进入其中之后,感觉到地图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效应,没有了任何的方向,站在这片土地上不由滴有些茫然无措。

    眼前,有着如同真实一样的蓝天白云,亘古不变的阳光照耀大地,草木虽然长势茂盛,但是并没有泛滥的迹象,没有鲜花的点缀,这里虽然生机勃勃但是并不繁华。但是,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太初古力基本元素飘散在天地之间,让得万霆钧深深呼吸一口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似乎是最为强劲的‘逍遥丸’一样。

    感受着天地间的风流,万霆钧开始向着一个方向慢慢走去,天地间的太初古力在万霆钧的前方越来越是浓郁,到了后来大地上竟然有着一些基本元素浓郁过后凝结而出的湖泊,虽然很小,但是只要喝上一口,绝对胜过很多人修行一年的效果。但是万霆钧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放纵自己前去畅饮,这里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些湖泊是毒水也未有可知。

    继续向着前方迈步,在万霆钧的脚下,突然开始有着一层层灰白的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积压了很厚的一层,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再度向着前方走了数步,万霆钧终于是看到了第一局骨架,早已经被风干的人的骸骨倒在无尽的白灰上,在骨架的断裂处,有着大量的白灰,万霆钧终于是知道了这些白灰是什么了,心中也不禁感到了一丝丝寒意。

    这片寂静的天地突然充满了一种死亡的恐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让德人的骸骨在这里风华成了这么厚的一大片,要造成这样的情景,到底要死多少人才可以?万霆钧叹息着摇摇头,继续向着前方迈步,虽然对前方突然间充满了一种恐惧,但是万霆钧此刻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继续前进,幸好他修炼有完整的乙法,此刻唯有乙法还在给着万霆钧一丝丝微弱的感应,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和什么产生的感应罢了。

    在步行了大约有着一刻钟之后,万霆钧终于是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这个人似乎坐在两条岔路的分界处,眼神中似乎还在闪烁着光芒,看着前方,当万霆钧出现的时候,万霆钧有些忐忑地以为,那双眼神中竟然有着亮光闪动了一下。

    走近了,万霆钧才确定这个人是真的死去了,虽然上半身保持得比较的完整,可是下半身却已经有着风华成为白骨粉末的迹象,只是整具身体上有着一种不朽的神性光辉在流动,让得人产生一种不由自主的敬畏。

    万霆钧皱了皱眉头,正想要从这个人的身边走过去,突然眼神一撇之下看见在这个人的脚板骨头上,竟然有着七颗骨刺!

    瞬间木化,万霆钧突然想起了当初莫老是怎么找到自己的,正是因为自己的脚板底上的七颗大痣,他说,混元大帝正是有着七颗大痣存在脚板底上,所以才认为自己就是混元大帝的转世。难道说,眼前的这具白骨,竟然是混元大帝的?!万霆钧有些震惊,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前进的脚步往后退了几步,重新站到了这个人的面前,然后好好地审视着他的身体,想要再看出一些端倪来。很快,一块布引起了万霆钧的注意。在这种地方,明显已经有着万年的流逝,就是一代天骄混元大帝的尸骨都开始风化,竟然还能够有着一块布被保存了下来,让德万霆钧深感惊讶,到底是什么样的布可以流传这么长的时间?

    那块布被压在了混元大帝的尸骸的下方,万霆钧恭恭敬敬滴对着混元大帝的尸骸磕了几个头,口中呢喃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借助着你的身份,行走四方,得到了不少的帮助,如今得见真容,磕几个头,也算是表达我对你的一番愧疚和敬仰之意,还请你多多原谅则个。”说完,万霆钧就向前轻轻滴推开了骸骨,扯出了那块布。

    在布条上有着古老的纹理交错,万霆钧入手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些纹理十分的不凡,仿佛有着大道的流动,恐怕这也正是这块布可以流传这么久的原因。仔细滴翻来覆去看了一下,万霆钧发现这上面果然是有着一些文字的记载,不过这些文字极为的古老,是万年之前的古文,万霆钧完全看不懂说的是什么,不由地有些无奈。正想要将布条收起来,万霆钧的脑海中突然有这一阵阵分裂的疼痛传来,万霆钧感到了一阵阵晕眩的同时,心中突然欣喜滴叫道“莫老,你终于又可以出来了吗?”

    在石派的时候,莫老曾经出来过一次,从那以后万霆钧就知道了莫老一直存在于他的识海中,但是百般尝试都不能够与莫老取得联系,想不到此刻莫老竟然再度出现。

    果然,在片刻之后,万霆钧的头脑中一阵阵晕眩激荡,一股精神极为空虚的感觉传出,让得他几乎要立刻晕倒在了当地,可是他硬撑着没有倒下,想要和莫老见面。

    眼前仿佛有着波纹荡漾,一圈一圈,景物十分的模糊,当万霆钧看见一个背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的时候,想要发出一些声音,可是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心中一急,整个人忽然被一股上冲的气血憋住,然后就人事不省了。

    莫老的确是出现了,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万霆钧,眼神中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光芒在闪烁,他捡起了地上的布条,然后缓缓阅读了起来,仿佛是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一样,莫老的脸上虽然不时滴闪现出了惊讶之色,不过却没有那么的夸张,似乎早就了然,但是在看到一些东西的同时,还是有些变色。

    阅读完毕,莫老将布条再度郑重地放到了混元大帝的尸骸手中,看着混元大帝,莫老苍老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片刻之后,他缓缓转身,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白骨,在那一层厚厚的骨灰上开始刻下一些文字。

    苍茫的天地间,一个虚淡的老人身影,佝偻着自己的背,在地上刻画文字,旁边是一具风化的尸骸和一个晕倒在地的年轻人,亘古不变的蓝天是他们的背景,这幅图画,仿佛永远静止在了纸上。终于是停下了手中的刻画,莫老缓缓抬起了佝偻的背脊,看着远方的天空,眼神中有着莫名的光华在闪动,仿佛是得到了解脱一般。然后他悠悠地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看向了万霆钧,走近了之后将虚淡的灵魂手臂放在了万霆钧的头上,似乎在抚摸一样。

    “孩子,我早就知道了你并非是混元大帝的转世,这么多年来可真是苦了你了,我对不起你。不过,让我值得欣慰的是,你总算是成长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枉我将你引入修炼一途了。”莫老低声喃喃道,再度看了万霆钧一眼,老眼中有着晶莹的光亮,然后他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虚空张开了双臂。

    一股奇异的波动突然间出现,莫老的身体随着这道波动开始缓缓化为了虚无,他的灵魂已经极为的淡薄,此刻在这道波动的催化下,瞬间如同密封了千年的古尸见光一样随风而散了。

    “没有人可以永远不朽,我莫老,作为一个魂师,以我的灵魂状态活到了现在,已经够了,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来一个终结了!”四散的风中,仿佛还残留着莫老的话语,在天地间回荡。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