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大陆 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定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万霆钧的心境渐渐地安定了下来,在这个风雨前夜,他竟然在修炼中缓缓陷入了睡眠。

    。。。

    黎明不会因为任何一件事情,一个人而推迟它的到来,万物运转有着自己的顺序,所谓的改变天地,一直都是巅峰强这美好的愿望而已。

    晨光依旧是那么的光明圣洁,照在了伽蓝岚山上,让得每一个早起的人都是感到了一阵阵心灵的安抚,不少人一夜兴奋没睡,心情激动,此刻看到晨光突然就安定了下来,心情也不是那么的激动了。

    广场上还没有天亮的时候就已经有着大批人出现,实际上不少人昨天就是在这里守夜,今天注定将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有人流血,有人流芳。

    仙派掌门和五族过来的一些人终于是站到了一起,大战来临,这些古老的势力之间终于是达到了一种平衡,知道唯有守望互助才有可能生存。

    万霆钧双眼睁开,精神充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大步向着屋外走去,接受者晨光的沐浴,万霆钧的浑身上下都是充满了一种生意。

    水神的威压终于是在今天完全地释放了出来,他缓缓降落到广场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感到了一种窒息,同时内心中也是充分地认真了起来,看到领袖如此的严肃,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定心的事情。

    万霆钧也是在石化和石磨两个长老的陪同下走上了高台,在石化和石磨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知道石派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所有的精英势力已经全部是准备就绪,虽然暂时不会露面,但是一旦众人遇到了危险,他们会作为一股支援的力量突然出现,然后加入战斗。

    万霆钧走上高台的时候,广场上爆发出了一阵阵热烈的喊声,这个平静的早晨彻底被众人的声音打破,开始变得沸腾。

    水神和万霆钧站到了所有老者的前面,他们两个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出发时刻的到来。

    终于,在阳光开始变得有些温度的时候,水神忽然间手指北方,大声对着众人喊道“出发!”

    话音刚刚落下,万霆钧,水神和身后的数十名老者就已经率先身化为流光,向着北方的天空飞去,然后是广场上无数的仙绝者,密密麻麻的跟了上去,像是一片流星雨一样。然后,是剩下来的所有的没有达到仙绝境界的还不能够完全飞行的,开始借助着一只只飞行古兽,向着众人追赶而去,他们的队伍像是一群迁徙的鸟群一样,遮天蔽日地紧跟在流星雨的后方。

    这一刻,所有强者的威压全部是毫无保留的释放,这样一批人经过天空,下方森林中的古兽趴伏,不敢咆哮,城市中的居民惊恐,纷纷抬头看向了天空。整个大陆都被惊动,这是一股无敌的气势,太过于强大,所有的强者都是有所感觉,带着一丝恐怖的看着天空。

    魂师一族,万年以来一直聚居在一座山脉中,那是号称‘鬼斧神工’的一片山脉。之所以如此号称,实在是因为这片山脉地势实在是奇特,形成了一种自然的有利于魂师修炼的环境,经过魂师一族的强者万年的经营,已经变得十分的恐怖,简直就是马蜂的马蜂窝一样,不能够招惹。

    水神从出发的时候开始,脸上就再也没有笑容,今天他是这一场大战的主角,他的一举一动都将影响后面的所有行动,他不能够有着任何的差池。

    ‘鬼斧神工’山脉,一座座山峰的顶端,此刻都有着一个个魂师站在那里感应,终于是在某一刻,有着一个魂师站了起来,对着后方大声喊道“来了!”

    后方的魂师接到了传音,立刻再度向着后方开喊,“来了!”

    “来了”

    “来了”

    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魂师开始传音,总之整片山脉中都是开始沸腾了,无数的强者纷纷从山峰中冒起,向着一个地方聚拢而去,太初古力开始铺天盖地地笼罩这片地方,将整座山脉瞬间包裹住了,形成了一个被魂师完全控制的区域。

    天玄长老站在一片空区域的中心,静静地站在那里,在他的四周,越来越多的魂师开始聚拢,像是一只只蝗虫一样站在周围的山峰上,黑压压的一大片,十分的恐怖,光是一眼看去,就能够发现这里绝对少不了一万人,单是从人数上来讲,就已经超过了太初古力强者。

    “天玄,这是一场大战,你准备好了吗?”从一处古老的山洞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听道这声声音,天玄的身躯突然一颤,对着那个方向传声道“天玄已经准备好了,今天绝不有辱魂师一族的威名。”

    那道声音沉默了下来,不过天玄却是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势完全不一样了,有着一位绝世强者开始出现在周围压阵,天玄的心中也是渐渐滚热了起来。

    还没有靠近‘鬼斧神工’山脉,水神就是感觉到了那一股股可怕的气息从山脉中传了出来,他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万霆钧,对着万霆钧传音道“万霆钧,要是今天我不幸战死,你一定要带领众人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万霆钧对着他缓缓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辜负他的希望。

    水神也是坚定地点了一下头,再度看向前方的时候,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担忧,一种决绝之色出现。

    “天玄,我来了!”水神突然对着下方的山脉中大声喊道,声音如同滚滚巨雷隆隆滚过山脉,下方的山脉中,顿时鸟兽噤声,无数的实力比较低的魂师都是感到脑海一震,七窍中隐隐有着血液流出,在这一刻,水神终于是完全展现了他的实力,让得众人知道了什么叫做强者威严。终于是来到了吗?天玄缓缓抬起了头,看着天空中的一道道流光闪动,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果然是出现在了天空中,无数的人影密布,看来这一次果然是来了不少人呢。

    天玄看向了一座山峰,然后对着那座山峰上的魂师缓缓挥了挥手,一个强大的魂师立刻会意,对着周围的魂师发出了一个特殊的信号。

    接收到信号的魂师突然间全部将自己的太初古力注入了天空中的一层无形的结界当中,随着一声结界分离的响动,一道无形的笼罩着整座山脉的结界缓缓在天空中的诸强面前拉开,原本被一层神秘的气息笼罩着的‘鬼斧神工’山脉终于是清晰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股股杀气和太初古力的波动随着结界的拉开,也是毫无保留地从下方释放了出来。无数的冷漠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中的诸强,山脉中密密麻麻的魂师仿佛是巨大蚁穴中的无数的蚂蚁一样,在家族受到了侵犯的时候,开始露出了獠牙。

    近千人的太初古力强者此刻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大陆上,万年来从来没有人见过魂师一族的山脉,今天他们竟然能够真切地见到神秘的魂师一族,实在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不过他们完全没有高兴的起来,因为那肆涌的杀意让得每一个人都是心中有些发寒,不少人竟然都开始犹豫着要不要踏入这接下来就不能够回头的死亡之谷。

    水神仿佛是感受到了队伍的慌乱,两军对垒,气势何其重要,魂师一族主修太初古力,善于在气势上首先压倒对手,他们自然散发出来的威严就让的太初古力强者感到了心惊,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水神忽然呼啸了一声,对着天空中的队伍大声喊道“咱们冲下去,也来看一看这个魂师一族到底有着什么神秘之处,难道他们不是血肉之躯吗?啊?”

    这一声呼啸中带上了水神刚猛的太初古力,瞬间消散了魂师一族带给众人的恐怖气氛,不少强者也是纷纷地喝应了起来,

    随着众人的一声声大叫呼号,不管是为自己打气的还是有些疯了的,总之这座一开始就显露出阴邪神秘,寂静杀意的‘鬼斧神工’山脉顿时有些鸡飞狗跳,热热闹闹的意思,恐怖的气息也是消散了不少。

    魂师喜欢安静,这些太初古力强者的声势令得山峰上静静站立着的大批魂师都是感到了一阵阵皱眉,显得十分的不爽。

    天玄冷冷地看着水神缓缓从空中落下,站在自己的面前,双方的身后都是大批的强者,怒目对视着,仿佛是对垒的两军一样。

    “没想到你真的敢来。还真是让我吃惊啊,想不到这大陆上还真的有着这么的不怕死的人要来挑战我魂师一族的威严。”天玄冷声道。

    水神哈哈大笑,不屑道“笑话,魂师一族算什么,天下间没有我们这些人不敢去的地方。莫说是这一处地方,老夫今天倒想看看你们这‘鬼斧神工’的山脉到底有着什么特异之处。”

    天玄脸色变寒,对着身后的人缓缓招手,示意他们退下,然后道“只怕你是没有这个命能够走出这里。”

    水神眼睛一缩,嘴巴轻轻动道“是吗?”他的身后,太初古力强者们也是缓缓地退后。

    仿佛是两股潮水向着后方退去,中间顿时只剩下了天玄和水神这两个代表了双方顶尖实力的老人,他们两个的交锋有着决定性的意义,如果任何一方败了,在这里,今天那一方必然都是要血流成河,不过就算是天玄败了,魂师一族恐怕在自己的道场上还是吃不了多少亏的,情势从一开始对于太初古力强者来说,就很不利。

    场中的两人气势叠着向上增长,一股股风暴在两人的周围涌动,这是场域的对决,是两人的试探。虽然看似两人没有任何的动作,可是这却是已经进入了战斗。

    周围的人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场中的两人,万霆钧却是悄悄地开始大量周围的地势,在这片空地的四周,围绕着无数的山峰,看情况,靠近空地的山峰上此刻都是站满了魂师。

    魂师中高手众多,而且魂师对付太初古力高手天生有着优势,他们的太初古力对于太初古力有着一定的免疫作用,所以哪怕一个魂师境界未必和太初古力高手平等,他们的战斗能力也是可以抵得上太初古力高手。

    天空中的结界已经被魂师再度合上,看着外面的天空特别的清晰,中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结界的感觉,这也是魂师一族的恐怖之处,他们的结界可以无形,让人感受不到,万一要是被人误撞上了,那撞得人立刻会受到强大的太初古力的攻击,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万霆钧扫视了一遍周围的魂师之后,虽然他并没有将每一个人都看到,不过也可以确定这里并没有赵王朗的身影,除了魂师的气息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气息,看来域外八族的势力并不在场中。

    想到这里,万霆钧的心里首先是放下来了,他对着身后的石化长老暗暗使了一个眼色,石化长老立刻会意,从怀中忽然缓缓掏出了一个玉瓶,轻轻地拉开了瓶塞,一股气味顿时飘散而出,不过这股气味与空气无异,只有通过特殊的方法才可以感知得到,这是石派中的秘密交流的一种方法,可以在气体中导入一定的信息。

    清气很容易地就穿越过了空中的结界,向着外面的天空中飘散而去,一个魂师有些皱眉地突然看了一眼结界,不过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不由对摇了摇头,继续会神地看起了场中的天玄和水神的对决。

    此刻两人的气势都如同怒龙一般互相缠绕着攀升,谁也不肯被谁比下去,两只怒龙形成了实质,互相啮咬,拍打,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从两人的身边传出,不过这片空地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功能,可以阻挡住这种波动,周围的人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